捉姦在床 - 优优色影院



  夜十一时,在一间房子内,一对赤裸男女分别被绑在椅背上,另一个叫周维强的男
子,目露凶光坐在床边,他身旁有一把锋利的生果刀。被绑的少妇叫乐小宜,是周维
强的太太,裸男李占美,三行工人,是周的朋友。
周维强在大陆做技工,今晚提前回家,他捉姦在床、怒火攻心,準备要杀死这对狗男
女。
两个赤裸男女为了自保生命而互相指摘着。男的说是少妇引诱他、女的却说是被强
奸,大叫冤枉。看着这对怕得要死的姦夫淫妇,周维强怒极而反笑道︰「好,我给你
们一个机会,将真相说出来。莫说我偏私,占美,你先说吧!」
李占美鬆了一口气,说出以下故事︰
「朋友妻,不可窥。强哥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会做这种事呢?要说的话,该由十天之
前开始。阿嫂打电话给我,说厕所门坏了,我便在晚上来到,替她修理。我用了一小
时、就修理好。已是晚上十时了。
我出厅向阿嫂告僻。她正坐在沙发上喝酒,脸红如苹果,而且,她已换上性感透明睡
衣。灯光下,一对浑圆巨大的乳房浮现,活像一个淫妇。我已感不妥,她说寂寞,要
我陪她喝酒。我当然不肯。我着向门口、她却先我一步,背靠看门,两手张开,挡住
去路。我叫她让开,她却说你在内地有一个女人,她要报复!然后,她将睡袍脱下、
余一条内裤。我大惊指摘她。但她却扑向我、迅速脱下我的裤子、张开口吞下我的
阳具。我是个正常男人、自然有所反应。于是、她想拉我入房。但我仍努力克制、动
手开门想逃走。想不到她威胁我,如果我开门她就要大叫非礼。
绪果,我被她拉入房中,被她绊倒,压在她身上。她的内裤已脱去了。她的阴道口张
开,像蛇口一样。她两手一按我的屁股,我便向下压,蛇口咬住我的阳具。我想挣扎
已不能了。她全身像蛇般摆动,一对火热的大奶压迫磨擦着我。她两眼发出淫光,瞳
孔张开,潮湿的嘴半开淫笑看。她的胃口比蛇还大,痛苦又兴奋地蠕动着,已吞下三
分之一阳具了。但我已像被注射了毒液一般,麻痺了。她的小嘴狂吻我,两只大豪乳
彷彿将我炸得粉身碎骨,她双眉紧锁,彷彿痛苦地吞下整条阳具,却又兴奋地湿笑,
因她已吃下比她大的猎物了。
就在她完全吞下我的阳具,身体摆动磨擦时我已发洩了。她显得很不高兴,还骂我没
有用哩!」
乐小宜大声指摘他造谣。她被捆在椅上,两双大奶被绳子绑得胀红,一脸的羞槐。她
说事情根本是这样︰
「那晚他来替我修理厕所门,我有点不舒服、入房休息,躺在床上,我叫他自巳修理
好便离去。我不觉睡看了。突然我被惊醒、发觉自己一丝不挂,而这禽兽李占美,也
脱光了衣服,正压在我身上、两只手大力握住我的乳房、我大叫救命、大叫强姦,但
他却用手按住我的口,企图将阳具插入我的体内。
我疯狂挣扎,他无法得逞,便转而吸吮我的乳蒂,使我无法忍受。这时他骗我、说在
深圳看见你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
女人都有妒忌心,我信以为真、陷入沉思,也停止了挣扎。这时、他突然发力地进攻
我,阳具大力插入,却不能完全得手,被插入了三分之一后。我仍大力地挣扎,但越
挣扎阳具却越深入。最后,我被他完全佔有了。我骂他,打他,但一点也没用。他狂
吻我,大力握痛我的乳房,甚至大力扯住我的头髮。像饿狼擒羊般扑到我身上狂抽猛
插。然后,他死捏我的奶子、闭上眼发洩了!」
「原来你们不止这一次!」周维强面露杀机、紧握着刀。
「强哥,你不要听她乱说!」占美道。
「好、这一次谁主动?你说,你先说吧!」
李占美继续说下去︰
「自那一次之后,我十分不安,想告诉你,又怕你不相信、 好决心不再见阿嫂。她
今晚约我前来,我当然拒绝。她威胁我,说我如不来,就告诉你那晚的事,且说我强
奸了她。我想,无论你相信是太太引诱我,或者是我强姦了她,对你们夫妻的感情都
有影响。我 好来了。人就是这样愚盅。我来到后,她又迫我和她做爱,说是最后一
次,以后不会再缠我了,否则她将撕破衣服大叫非礼。
她强迫我入房,自己脱衣服。她两个雪白的大肉球像两只妖精淫笑着弹跳出来、她很
活跃,浑身是劲!她强迫我吻她的乳房。我在非自愿下吸吮着,乳房白里透红,如含
苞待放的花蕾,逐渐膨胀,如鲜花盛开。
她忽然后退、带看一半惊恐,一半挑逗、眼内满是泪水,淫光四射,全身作蛇舞,好
像有千百条淫虫走入体内,浑身不自在。这时两个大肉球胀红如蜜桃,丰满多汁,欲
火在肉球内燃烧,结实如炸弹要爆炸似的。她的嘴角在微笑,凌乱的秀髮在半空飞
舞。她两手张开向我扑来,像一个网向我罩下。淫虫在又红又白的肉球内钻动,大奶
子疯狂弹跳。她扑到我身上,将我压在床上。我的阴茎又不由自主地插入她阴道内,
和她合二为一。她满足地淫笑、骑在我身上疯狂腾跃。
古代的潘金莲红杏出墙。也 敢仰躺着任西门庆操她。现代的淫妇怨妇,却豪放多
了,她骑在我身上,自己张开阴道吸啜男人的阳具。她疯狂策马,摆动屁股、折磨得
我十分痛苦,连阴茎亦几乎给折断!我强忍着、全身大量出汗,她那两双大豪乳,十
分整齐而合拍地一起上下抛动,越来越利害、抛动角度越来越大。她忽然又向下压、
两只暴怒的豪乳在我的脸上瘩擦,我不得不捉住狂吻吸吮.轻咬力握。
她呻吟了,低叫了,淫笑了!她又一阵窜刺、浑身是汗,将肥奶上的汗水餵给我舐
吃。突然,她又怨气沖天像想吃掉我。
她嘴里吶吶说道︰「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她骂的应该是你。我努力推开了她,却被她缠看、互换了位置,我在她的拥抱下,不
得不压在她身上,并且阴茎又滑入她的阴道内。在她的喘息中,在她的淫笑中和狂乱
的心跳中,尤其她全身烫热的磨擦中,加上她那饥渴小嘴的狂吻,她两只淫蕩大奶的
跳动、和那湿了的长髮、以及她屁股的疯狂旋转.小腹的起伏不停……。
强哥,我 是个普通人、一个血肉之驱,怎能抵挡比妓女更淫蕩怨妇的诱惑呢?」
周维强听完,价怒将刀在空中挥舞,怒视着太太的豪乳问︰「你还有甚么话说?」
「他在一派胡言,我是你太太,你应该相信我!」
「你认为自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
「绝对没有。不是我引诱他,是他强姦我!那次我被他强姦之后,有好几次想告诉
你,一来怕你不相信,二来事情一旦闹到警署去,我们就要马上搬家了,这毕竟是丑
事呀!但搬家连装修,要很多钱的。想不到李占美见强姦了一次,我没有计较,便得
寸进尺。今晚他又来到,我本来拒绝他入来,他却威胁要将那次的事告诉你。虽然是
他强姦了我,但我没马上告诉你,若由他去说,你自然不相信我了,这卑鄙小人更扬
言告诉我们的邻居,太可恶了,我 好开门。
我真是太愚蠢了,他将我强行抱入房,关上房门、剥光我的衣服。在他脱衣服时、我
冒险扑过去、想捏住他的下阴。若能成功、他必死无疑。但我虽然捏住了,却不敢用
力,我不敢杀人呀!
我捏痛了他,他恼羞成怒,打了我两拳,我满天星斗地跌躺在床上、迷糊中 感到他
压住我,将阳具大力插入我阴道内,双手握住我的乳房,粗硬的大阳具像疯狗一般疯
狂抽动,然后很快地伏在我身上,吻我的嘴,向我发洩精液。」
乐小宜说到这襄、忍不住哭了,乐小宜又再继续说出她自己的版本︰
「强哥,到了这境地、我还敢反抗吗?我 好躺着不动,怕他对我不利呀!我被他折
磨得筋疲力尽、不经意就睡看了。直到你出现才醒过来。」
周维强放下刀、默然点上一支烟,一言不发。直到他吸完那支烟,忽然上前解了他太
太的捆绑。李占美见状大声说︰「我早知你偏心。因为她是你太太!但你如果连勾佬
的老婆也肯原谅,不怕被人笑,你就杀死我吧!」
乐小宜鬆了绑、一丝不挂走到李占美面前,掌刮了他几下,咬牙切齿说︰「你这禽
兽,你强姦了我、不知悔改,还在胡说八道!」
周维强却拿起刀子,若有所思着出客瘾。乐小宜裸身追出、用自己两只大奶压向丈夫
的背说︰「你.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他回望太太,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但终于将刀放在一旁。她稍为放心,胆子更壮了
、拥吻丈夫,见他没抗拒,便逐渐将他的衣服脱光了。
「你想做甚么!」他对太太仍有恨意。
乐小宜见丈夫神色仍有怒意,便跪下来、张开了口、将他的肉肠放入口中含着。她大
力吸吮了一会,阴茎膨胀得今她呼吸困难,她的口离开阴茎,楚楚可怜地流泪。
周维强在沙发上坐下。她上前,坐到丈夫膝上,张开了腿、捉住他的手摸她的奶。他
摸了一会,忍不住两脚向前伸,她也向前迫近,阴茎便进入她阴道内。她笑了,淫笑
之中却仍充满恐惧、使他觉得她更可怜。当她带着几分惧怕、倾抖着小嘴凑近他的嘴
巴时,那淫邪和害怕的混合,更加吸引。特别是她那对大豪乳,沉甸甸耸立在他面前
、由于身体的抖动,也微微抖动着,使人色心大动。
大豪乳的乳尖轻轻地摩擦他的胸膛,奇痒难当。他马上狂吻她的小嘴,两手各自握着
一只大奶子,揉着,捏看。她的舌伸入他日腔内搞动,上半身不新升高又降下,且带
着旋转、强力磨擦他的阴茎。他放下了手,那两只沉甸甸的大肉球,在她上身的不停
升降中跳动起来了,速度越来越快,在狂吼的摇动中作固周式转动起来。她的身体不
时向后仰,又再向前倾。在后仰时,豪乳份外结实大而迷人。
而在前倾时,她的无数髮丝,披散向他轻轻玖下,使他忍不住狂吻她的脸、嘴、颈和
大奶子。她脸上的恐催已消失,脸红得如喝醉了酒似的,变得更淫邪了。她不断呻吟
着,笑着.叫着。突然他一手扯住她的长髮,大力吻她的嘴,另一手大力握住一只大
肉球,闭上了眼射精。在他发洩时,她仍在继续作上半身上下起伏,两眼淫水在流
动,直至他发洩完。
两人各自穿回衣服。乐小宜亲密地伏在丈夫肉体上,她问「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我要杀死他!」他推开了太太,站起来、又握刀在手。
「但是杀人是犯法的,要坐监的?」她又恐惧起来了。
「小宜,你真的是被他强姦的吗?」
「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吗?」
他拉住太太入房,指住李占美说︰「你如何证明自己不是自愿?」
「我可以发誓的!」她更害怕了。
「你这淫妇,引诱了我还敢诬告我强姦。好!你发誓呀!」李占美大骂。
周维强对太太说︰「他既然强姦了你。你一定十分憎恨他的了吧!那么这样,你杀死
他吧!你抗暴杀人,着没有罪的。」
丈夫将刀交给乐小宜。乐小宜握住刀,全身倾抖不止问︰「真的要我杀死他吗?」
李占美大惊失色,大骂他们夫妇,大叫救命。
周维强用布塞住他的口,大喝道︰「还不动手杀死他!」
乐小宜两手握刀,面向李占美、他的脸色灰白。但她突然转身,用尽全身之力将刀插
入丈夫腹部。周维强惨叫一声,不支倒地。
「你这淫妇!竟然杀我!你这贱人,果然和他通姦!」
「是,我和他通姦,谁叫你养情妇!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我杀了他、你就报警说
我杀人。或者、你再杀死我!」
「你.你怎会这样想?」
「我是你太太,还不知道你的为人吗?你刚才吸烟,又替我鬆绑时,我已知道你不会
放过我了。或者,你最后不忍心杀我,但我不想冒险。既然要杀人,杀了你我还更安
全些。」
周维强死了,乐小宜恐惧地在地上坐了很久、吸了一支烟定惊,站起来,拿开塞在占
美口中的布。
李占美十分震惊,但他似乎大为放心说︰「你终于杀了他、太好了,宜妹,快放了
我,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永远在一起?」她问他,又像问自己。
「是呀,你跟我走,不会有人知道。」
「但我会被通缉。而且你看见我杀了人!」
李占美感到不对劲,努力想挣脱捆绑。
「占美,虽然我喜欢你、但我杀了人、你又是人证,我 有连你也杀了!」
「我一定不会告发你的!而且你杀了我,也会被通缉的。」
「不,我没有杀人。那是你强姦我、被我丈夫回来看见。你和他大打出手、他杀死你
、而你又杀死他而已。」
她入厨房取来菜刀,闭上眼朝李占美狂斩乱劈、直至他死亡。可是,她自巳也因受刺
激过度而神经失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