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充当了他的假日情人 - 优优色影院



  2007年9月初的一天,我在某聊天室闲逛时,一个网名叫“何以解忧”的男网友主动过来搭话,聊了几句后,双方感觉都不错,就视频聊天了。他表示自己是一名高级监理,想找一个开朗活泼、谈吐不俗的“假日情人”。

  我很好奇,当即问对方何为“假日情人”,他表示:“十一快到了,我想出去散散心,一个人太寂寞,所以想找个人陪陪我,旅途中的所有费用由我承担,包括你的购物费用。假期一结束,我们就回归各自的正常生活,互不相扰。我和你挺谈得来的,你愿不愿意?”

  我考虑了几分钟,得知他是单身人士后,发过去一个“笑脸”,表示同意。一直以来,我幻想着能在网上遇见一段美丽的恋情,一个改变我命运的人。

  “何以解忧”条件优越、单身、模样不讨人厌、思想也新潮,也许一个浪漫的假期过后,他会爱上我,成为我的男友呢?

  朋友说:你不怕遇见骗子吗?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他出钱给我买机票,买价值1000多元的旅行箱,骗子不会这么大方吧!于是2008年十一,我们俩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去新疆玩了一个多星期,38岁的他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这在我以前交往的男朋友的身上是无法找到的。

  回到徐州后,我们都没有遵守“互不干扰”的约定,平时两人有空时还互相发发短信聊天。

  “何以解忧”的真名叫李膺(化名),是一家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在网上和我相遇时,他刚离婚不久。而我,大学毕业后一直未找到固定工作,租住在学校附近的民居里,月租180元,环境简陋可想而知。

  有一次,我向李膺谈起晚上似乎有人在窗外偷窥我。一个星期后,他就把我接到位于东郊的一套公寓里,把房子的钥匙放到我的手里,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

  我欣喜若狂,以为这是李膺的房子,哪知他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我用来出租的房子,刚好空出来了,你就住这儿吧。你想考研,想找工作都方便!”

  我无语!

  此后,李膺每周来我这里两次,偶尔带我出入一些高档场所,节假日带我出去玩。他知道我没什么收入,每个月往我的银行卡里打2000元钱。有时,我会在他面前提起想买哪个品牌的衣服和化妆品,他会问我需要多少钱,然后如数给我。

  热情洋溢时,我会称他“老公”。这时,他会一本正经地说:“别这样叫,我们只是情人关系,互相需要!”

  怕惹恼他,我总说:“好,情人就情人!”其实,我心里想的却是:“你身边就我一个女人,总有一天你会是我老公的!”

  我坚信他一定会娶我

  李膺的生活很有规律,每一次来我这里,总是吃饭,看影碟……其实,躺在床上时,我很想跟他多说几句话,谈谈心事,可每一次他都直奔主题,他甚至从不吻我,我开始厌倦这样的生活方式,但我没有说,因为我怕他生气。

  一次,我突然间很想吻他,我对他说,“我想吻你,行吗?”他转过身,笑了一声说:“我不习惯别人的吻,你不要对我太认真了。”我没有说话,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时,我坐在床边看着他熟睡的脸庞,决定告诉他,这一年多来,我早已爱他爱得无法自拔。他醒来睁开眼,看见我,惊得从床上一跃而起,说:“你干什么,吓死人的!”

  我好不容易聚集的勇气在那一刻烟消云散,支支吾吾良久,在他要出门时,我叫住他,走到他的身边,吻住他的唇,他回应我。

  半晌,他停下来,“怎么了?”“我爱你,已经很久了,你爱我吗?”他好像很为难的样子,没有回答,转身走了。

  那晚,他回来了,还带来一摞材料,说:“你这样混着不是个事,还是报个辅导班,认认真真复习,准备考研吧。要是不想考,我想办法帮你找份工作!”

  思来想去,我决定考研,一是没有好的工作机会,二是我认为李膺对我还是有感情的。之所以从不表达,是因为他前妻家世好、收入高,而我靠他养着,令他没面子。只要我考上研究生,他就会承认我,对我刮目相看了。

  我很努力地学习,李膺也很支持我,来我住处的次数渐渐变少了。

 ∩我还是失利了。

  为了安慰我,李膺带我去香港旅游,在维多利亚港,我半赌气半撒娇地说:“我不想再考了,干脆结婚算了!”

  他装作没听见,我气不过,对着大海喊:“我要结婚!”引得游人纷纷侧目。回到酒店,李膺神色凝重地说:“我不想扫你的兴,但我必须再一次提醒你,我是不会娶你的!”

  “为什么?”

  “我们之间只是情人关系,互相需要,仅此而已!”

  李膺决绝地说。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爱你,觉得我只是爱你的钱?李膺,你听着,从这一分钟起,我不再要你一分钱,就是结婚,我也做婚前财产公证,我什么都不要你的。”

  他想了想,说让我给他一段时间考虑。

  回到徐州后,我托朋友找了一份工作,再也不动用李膺每个月按时转到我卡上的2000元钱。我耐心地等,可等来的却是他的婚讯。